北京——明天的楼兰?〔转〕

Category : 拾遗 | Post on 2006/04/20 16:04 by Richard | Comments:0

在黄沙漫天的今天,想起了这样一篇文章,转过来,感慨一下下~~~

楼兰在召唤

  1900年3月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在沙漠中发现了一座被风沙掩埋的古城,这就是后来闻名世界的楼兰古城,从而引起了一股大规模的发掘热。沿着丝绸古道穿过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入中国文明腹地。尼雅、和阗、叶城、米兰……一座座古城竟奇迹般的从满目黄沙中钻了出来。

  这里有的不再只是黄沙,还有着无限的辉煌。楼兰是出土文书较多的地区之一。1903年斯文·赫定从这里带走纸简文书277枚/件,1912年日本人橘瑞超又带走文书47件,1906、1913年斯坦因两次先后带走简428枚,纸文书231件。

  楼兰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城市,经济的繁荣推动了楼兰文学艺术的发展。楼兰成了古典世界各种艺术流派争奇斗艳的舞台。一位没有留下姓名的楼兰作家在文书中写下这样一段颇具哲理的话:“大地不曾负我,须弥山和群山亦不曾负我,负我者乃忘恩负义之小人。我渴望追求文学、音乐以及天地间一切知识——天文学、诗歌创作、舞蹈和绘画,世界有赖于 这些知识。”

  历史没有忘记他们,文明一点点地被发掘。

死亡之海

  古文献记载这里曾是“多葭(jiā,初生的芦苇)苇、柽(chēng,柽柳即河柳)柳、胡桐”,百草丛生,如今都在3~5米的新月形沙丘的包围中。

  今天,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古楼兰废墟周围是干枯的河床和枯死的胡杨。今天,有幸被我们发现的只是极少数,更多的则完全埋没在这连绵的沙丘之下,无处觅踪。

  这一漫长的文明带,今天已经完全淹没于浩荡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之中,塔克拉玛干沙漠也已经发展成为我国最大世界第二的流动沙漠,被楼兰的发现者们称为“死亡之海”。无数的水利工程就散落其中。

  楼兰王国的毁灭是国力的强大,生产和生活对自然资源的需要量增大。人们大量地砍伐胡杨树,以用作取火、做饭和照明,这样成片成片的胡杨林消失了,相应的动物失去生存的依靠,生态系统遭到破坏,许多物种灭绝。地表上沙类物质裸露出来,破坏土壤的有机质形成过程,土壤的生产能力下降,加之 本身新疆风力大且多风,黄沙在风力的作用下四处飞扬,沙漠向四处扩张,长此以往,楼兰古国终于埋没在风沙之中,成为一片废墟。

平地起沙

  1989年我国考古工作者考察了失落在沙海中的精绝王国。唐初,西天取经的玄奘路过这里时还是 “泽地湿热,难以屡涉。芦苇茂密,无复途径”,今天,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漫漫沙丘之中、两道巨大的南北走向的山岗沙梁之间,尼雅河故道白色淤泥蜿蜒曲折。

  黄沙淹没下的有民居、寺庙、官署、冶铁作坊、种植园、农田、畜厩,体现人类文明的各种建筑物一应俱全。

  让人们更吃惊的是,一些宅院里,储藏室中,糜谷厚积,至今不朽。书案上还有待处理的书信。应是主人走得过急,无法带走。或许,根本就没来得及走。

  今天,我们在北京不就看到了这平地起沙的壮观了吗?一切都是这样的匆忙。飞沙走石,顷刻之间,一座繁华的城市……

  从出土的文书中,我们看到人们的努力。法令是严密的,禁止砍伐一切的活树,不允许将树连根砍伐……但有令不止并不是昨日的新闻。法律没有阻止一座城市的毁灭。

前赴后继 从西向东

  河西走廊沙漠,汉代这里水草丰茂,森林广阔。汉河西三十五县的人口比今天武威、张掖、酒泉3个地区的辖县多出将近一倍。这里是“凉州之率天下饶”。到唐代已是“凉州已往,沙碛悠然”。

  科尔沁沙地,这里曾是辽的首都上京临潢府。这里“土沃宜深耕植,水草便畜牧”。这里曾大城中有皇城,宫殿林立,豪华壮丽。今天,我们还可以看到过去的河床及湖泊的残余,看到零星的松、榆、栎、槭等乔木。

  毛乌素沙地,这里曾有赫连夏的都城统万城。统万“台榭高大,飞阁相连,……穷极文采”。这里“沃野千里,仓稼殷积”,“水草丰美”、“群羊塞道”。唐时,已“堆沙高及城堞”。宋诏夏州已称其深在沙漠。从上面人类遗迹的变迁可以清楚地看到由西北而东南的渐次推进。

  乌兰布和沙漠,汉时“人民炽盛,牛马布野”,及至晚清,由于滥行砍伐和过度放牧,以至流沙风起,成为沙丘。

  再下来就是北京以北的坝上地区,近几十年来,正不断为黄沙吞没。张家口坝上四县已有69%的农田受到沙漠化的危害。

步步紧逼

  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估计,沙漠化使全世界每年蒙受420亿美元的损失,10亿人的生计面临威胁。直接受到沙漠化影响的人口超过2.5亿,1.35亿人将被迫离乡背井,而数以百万计的人已经被迫离开他们那已经化为沙尘的家园。在马里和布基纳法索有1/6的人口因之流离失所,塞内加尔河流域上中游的1/5也已搬迁……

  中国是受沙漠化危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受沙漠化影响的区域已超过国土面积的1/3,目前仍以每年 2460多平方公里的速度扩大。受到沙漠化影响的人口近4亿。经济损失每年多达540多亿元。 西北、东北、华北的13个省区受沙漠化危害最为严重,几乎年年有干旱、沙尘暴的灾害发生。今年沙尘暴已经抵达北京城。

离北京只有0公里

  2000年4月6日,怀来“天漠”沙丘在一场大风中又向前推进了1米,黄沙已经爬上了与北京交界的军都山北坡。这里距北京0公里,距天安门70公里。这里没有什么树,如果再来一场大风……

  在官厅水库,这个昔日北京城主要供水源,沙总淤积量已达6.46亿立方米。在怀来,玉米的秸秆已深陷沙中,15万亩土地已经沙化。

  我不知几百年后,人们在东经116°,北纬40°的地方发现一座黄沙下的废墟时,将如何惊叹我们今日的繁华。今天,我们在这漫天黄沙的北京纪念楼兰发现 100周年的时候,要思考的恐怕不仅仅是楼兰古迹的保护和楼兰文书的研究问题吧,我们还要思考一下,中国北方这几亿生灵,北京城上千万的人口。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