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页: 188/190 第一页 上页 183 184 185 186 187 188 189 19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

北京酒吧的悲哀 不指定

Category : 随笔 | Post on 2005/07/03 03:48 by Richard | Comments:1

晚上有点时间,到了久没再来的豹豪(三里屯街口东侧),发现人比以前少了,乐队还是以前的乐队,怎么看都有点歇斯底里,没有了以前的神采。这个倒不重要,碰巧可以在酒吧看了巴西对摩洛哥的三四名决赛。

但是,突然之间,变化来了,旁边一桌涌上了无数人,大打出手。两三个酒客被九、十个的一群人突然围打起来,根本没有还击之力。后来似乎是老板的人出来了,阻止打斗的继续。但是,我发现了,打人者都是酒吧的侍应生。后来,被打的人拨打了110报警,十几分钟以后,两个斯斯文文的警察施施然过来了。分别问话,观察现场……最后带走了被打者和指认出来的打人者三四个……

三里屯打架事件据说也是经常发生的,我上次在男孩女孩也碰巧见到他们追打旁边桌的一个老外……

但是,今天的事件最让我感到寒心的是:

1.侍应生态度极为嚣张,劝架停止以后,几次面对被打者挑衅。

2.侍应生援者众多,似乎全部侍应生都卷起了衣袖,随时出手,并且把对方层层围住,实施关门放狗战术。

3.似乎很理性的老板,在劝架时却有意无意总是抱住被打者,却总是等侍应生连打多下以后才叫停,并且只是“叫停”!

我才猛然醒悟,原来酒吧养的不是服务员,而是打手。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平时这些服务员那么牛气了。

具体起因不是很清楚,所有的一切在瞬间就发生,就跟古龙的刀一样快。但是,不管被打的酒客犯了什么错误,打人却不是一个店家应该有的态度,并且如此的嚣张,无法不令人心寒。

现场处理的警察似乎一切都不紧不慢、不温不火,似乎司空见惯了。当然,这种酒吧斗殴事件,在他们眼里自然不是什么大案。我无法知道事件的最终处理,希望是个完满的结果。

我一直在旁观察整个的处理过程,实在看不下去,真希望有一个除暴安良的Hero,将那些凶恶的侍应生痛打,并且永不得在这里出现。

当时曾想下次再去时看看那几个极度嚣张的打人者是不是还在那里上班……但是,我已经无法让自己可以再去那里光顾。也不知道北京还有多少这样的酒吧……难道这是行业的黑洞吗?

北京的交通处罚 不指定

Category : 随笔 | Post on 2005/06/30 22:57 by Richard | Comments:0

看了最近很多的报道,从杜宝良到田华,不知不觉被拍上百次违章,过万罚单。

有说这个帖子,有一些积累了很久的感慨,一定要说一下:

  1. JCSS重罚之下,大家可以算到每日的“营业收入”的,有没有纳入国家正常的税收管理呢?“管”大于法么?
  2. 罚款所得有没有用于交通设施的建设呢?大家看见了么?如此巨额的收入,远比机动车养路费要高无数倍。
  3. 罚款的收入和使用有没有公开呢?作为驾驶员是不是有依法知情权呢?
  4. 在处罚的过程中,谁是作为监督方?如果没有有效的监管机制,如何能够报障处于“弱势群体”的驾驶员的权益呢?谁来衡量规则和罚则的合理性呢?
    1) 违章是不对,却是不是就说罚多少就多少呢?正如小偷是犯错,但是是否可以砍头呢?谁来评估这个处罚力度的合理性?
    2) 君不见高速公路中间突然出现一段60km的限速,我所见几乎没有不超速的。如果这段限速60km,就不能称谓高速公路,付费驶入高速公路的司机的权益如何得到报障?为何不是整改,而是长期限速?那么这里到底是警示还是陷阱呢?
    3) 更不用说更过的个案。。。
  5. 象本贴所说的个案,驾驶员不是没有留下联系方式,交管局也有权要求驾驶员预留联系方式。为什么不能发现违章就通知驾驶员呢?即便不是实时,也可每周?每月?这样不至于累积出天价罚单了,“罚”到底是为了警示教育还是为了处罚收入呢?

林林总总,中国的管理机构这样的疑问,早已不是第一次。也说了很多年了,有效的管理和制约机制,才能报障政府和管理机构的廉洁。可是,我们做到了吗?让老百姓看到了吗?

我支持重罚治理交通,但是目的是警示,而不是罚款,并且是在有监管下的管理,才是为老百姓负责。

从上坝村看中国的办事 不指定

Category : 随笔 | Post on 2005/06/03 02:05 by Richard | Comments:1

晚上看中央二台经济半小时节目,广东省上坝村因为水源污染,成为癌症一条村。很少看电视节目的我,竟然没有半点分神地看完了这个节目。

看到现场采访,触目惊心。这边是癌症死亡的名单一行一行地增加,那边是各个政府机关相互推诿,市长拍板也无法落实,修建水库的资金迟迟无法到位。这一拖,就是两年、三年!

黑色的死亡名单一直往上滚动,压得心里沉甸甸的。我见过肝癌死亡的人,经历过癌症对亲人的折磨,看着屏幕上面绝望的眼神,真的太理解、太难受!

真是不明白,为什么中国办个事情就这么难?!一个图纸可以做三年,市长拍板了资金还要两年多才能到位。。。这就是中国吗?他们不知道这条只有百人的村子里面,每半个月就至少有一个人死于癌症吗?!Who Care?!

很难受。。。

我很想少一点个人感情因素的词语,但是很难。。。

在搜索引擎上面随便就能找到很多这样的新闻连接:

  • 2004年7月7日新华网“焦点网谈”报道《万户萧瑟 翁源横石河的悲鸣》:http://news.x...t_1580681.htm
  • 2004年广东人大之窗报道《还上坝村民一江清水——省人大常委会监督解决上坝村污染问题纪实》:http://www.rd...xl/rdxl32.htm
  • 2001年5月11日法制晚报报道《广东一鱼米之乡竟成癌症村》:http://dailyn...s/249236.html,这竟然是2001年5月的报道,而今天已经是四年以后了!
  • 且看2004年2月14日广东两会的报道《代表不满有关部门对翁源上坝村污染问题的答复》:http://news.s...2859560.shtml
    里面提到:各相关部门如环保、水利、经贸委等2003年10月已经对当地实情进行了调查,并写出了调查报告,并将根据调查报告写成相关方案递交省政府作批示,时至今天央视报道,已经是2005年6月了!
  • http://www.so...409080119.htm
    而在这篇2004年9月8日名为《让清水早日流进上坝村 省领导前往粤北矿区“赴约”》的报道中说:“韶关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覃卫东则干脆地表示,立即整顿大宝山采矿秩序,上坝水库工程力争今年上马,明年落成,不再让人大代表为此事劳神。”将近一年了,马还没有上,今年落成更是无法指望。

看以前的这些新闻连接,看看当时所谓领导的“拍板”、“承诺”,是很有意思的,也是很悲哀的。。。老百姓真的有希望么?

互联网的精神 不指定

Category : 站务 | Post on 2005/06/03 01:57 by Richard | Comments:2

晚上打开我的网站,竟然被关闭了!

说我没有备案。记得很早就在E动网登记备案了,刚才去查,发现e动网上有一则消息说种种原因,他们的集中备案不能生效,需要各自自行备案!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没有email通知?!

然后自己去MII的网站备案,发现需要输入自己的身份证、手机号码、email地址,并且需要验证的。

不禁在怀疑,谁授权MII可以要求网民必须提供这些隐私信息的?!互联网的精神去了哪里?!

怎么每一件事情到了中国,都会走调,都会变味,似乎一切并没有前进,真是国之悲哀啊!

高烧 不指定

Category : 随笔 | Post on 2005/05/26 13:30 by Richard | Comments:1

24号晚上开始觉得不舒服,高烧随后来临。

一连几天都是39度多的高烧,最高有到39.8°的,烧得整个人晕晕乎乎的。

到今天烧还没有下来,还有39度多的高烧,已经三天没有上班了。很是郁闷。。。

子夜病房 不指定

Category : 随笔 | Post on 2005/05/25 02:44 by Richard | Comments:0

整理手机的时候,发现这几张照片,补记上来,纪念一下那时的心情。

那是5月25日凌晨2:24,连日高烧不退,在朝阳医院吊针。手机拍的几张实景,自嘲一下。。。

七彩云南 之 泸沽湖畔 不指定

Category : 摄影 | Post on 2005/05/16 11:53 by Richard | Comments:0
想不到半年以内再到云南,这次是著名的旅游线路:丽江-泸沽湖-玉龙雪山。。。

泸沽湖是一个很恬静的地方,就不应该跟旅游线路来,其实就来这里住上几天,在湖边坐坐就好了,特别是在大狼吧好好看看留言簿,可以看到很多行者的心绪、情绪,那是一种舒放的宁静。。。

摩梭人的勤劳、善良、好客、传统,这些却往往淹没在外界对“走婚”的向往之中,来这里,能够看到真实的摩梭人。。。

#1
日出时,摩梭人准备发船(就是他们的所谓猪槽船),这是两个船夫。。。

Highslide JS
这是一段没有开头、没有结尾、没有方向、没有主题的故事。。。

Highslide JS
分页: 188/190 第一页 上页 183 184 185 186 187 188 189 19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